最新网址:www.qirexs.cc

内外窗台交界处,木框积满烟熏火燎留油污,黑色积垢,残留几条极清晰横棱。

——鞋印。

严峫向外探身,仔细观察很久,终楼外部紧贴墙消防梯攀爬痕迹。

严峫示江停稍等,随即打电话:“喂老秦……”

哪?”电话边秦川显车,背景十分喧杂:“已经范正元搜查,回局再跟详细汇报。另外窝藏据点北区怡红浴场,听线啊?”

让马翔带,怎?”

“嗨,”秦川笑:“百八十野结衣,怪兄弟。”

……”严峫眼角余光瞥见江停,突维护形象话锋陡转:“谁野结衣,龌龊呢?”

秦川:“……???”

“别废话胡伟胜租住房点新线索,顺便趟吧。”严峫赶秦川回答抢先:“先挂哈,赶紧!拜拜!”

江停鞋印拍照留存墙,往窗外消防梯爬。甚利索被严峫拽肩膀拉,斥:“干什呢,。”

严峫江停推,紧套,抓住窗框“哼”声,干净利落腾空,整窗户,全防护消防梯,探头往楼顶:“卧槽!”

东西?”

姓胡才啊,”严峫高声,三五除二爬楼顶台,伸江停拽

顶楼隔热毛毡已经烂,垃圾、废建材、破损充斥片空间。台两端铁门斑驳锈,早已被锁边缘砖瓦铁皮搭建三间违章建筑,传电机嗡嗡静。

建顶层复式,创错嘛,胡伟胜泥水匠真。”严峫走近草棚屋往,问:“推窗?别跟直觉!”

傍晚台风,江停裹紧严峫外套,口鼻,闷声:“六感。”

“……”严峫问:“吗?”

江停回视,毫表示,白皙眼皮被冻微微红。

严峫瞥几眼,“警花,站外吧,。”

排三间屋,严峫进左侧间,三合板做门伸。屋灰尘严峫呛几声,待灰尘散才借机照明弯腰钻进见满满杂物堆满座四五平方米空间,连转

长满蜘蛛网塑料制品破铜烂铁,平常难见器具,塑料布,泛黄白布。

严峫堆器材形状,,草草拍几十张照片,嫌脏,顶灰尘掀。

滴瓶、反应罐、加热器、脱水机……

严峫退半步。

——林林蜘蛛网间,竟批制毒工具!

“……严队。”

屋外暮色四合,夜风呼啸。江停视线逡巡整座台,落远处正电机声响铁皮屋,略微迟疑,重复:“严队?”

悉悉索索严峫干什

江停眯眼睛,思忖半晌,终举步走

铁皮屋窗口塑料布糊住,铁锁虚挂轻轻拉门闩间屋跟另外两间,阴暗狭窄陋室相比较空,电机堆墙角,几颜色电线通向铁屋另端半毛毡布。

江停毛毡压,确定底应该长方体电器,便厚重毛毡掀

股干燥霉灰腾空,江停别几声才止住,毛毡料,门冰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相关阅读More+

医生帮帮我

薇子

女人如雾

善恶图

囚爱

聚散依依

将进酒

唐酒卿

云泥

南瓜Emily

余污

肉包不吃肉
本页面更新于2021-05-31 15:3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