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qirexs.cc

安西云怎色严肃,“命令,听?”

嘴唇,终什,算默认

,老侯爷急匆匆

知老爷忙迎,结果脸气愤

连忙声问,“爷爷?”

,昨进宫干什何进宫?”

诬陷告诉!”

“您传什?”安西云问。

,老侯爷脸色更差,“伦,父亲,硬剖尸体,给气病。”

呢!”

气嘛,敢诬陷装病套!”

“等吧!老夫跟完!”

安西云听,立马抱住胳膊,“爷爷,您吧!”

眼,“笨嘛?爷爷真莽夫?”

躺床进宫见皇。”

安西云,“见皇干什?”

“切!装?候府根独苗,欺负!门!”

别管,等定太医诊脉。”

脉像露馅?”安西云问。

额头,“晚鬼主,肯定馅。”

赶紧进宫法。”

皇宫远处候,便平静变愤怒。

进入殿内立马礼,声泪俱

“皇!老臣苦啊!求皇做主!”

头疼,奈叹口气,“老侯爷?”

“皇,昨孙儿回府始闷闷乐,脸难烦恼,老夫知,直传言才知。”

“原给冤枉!”

“老夫阵气愤!被冤枉证清白,太!”

“更流言被气晕昏迷醒,皇,老夫太医回。”

,老夫怎爹娘呢。”

敢让太医诊脉,明安西云

立马答应希望候安西云问题。

很乐与王恶交。

很快,太医被老侯爷给拉回候府。

房间,太医立马给躺脉,结果脉象让惊。

脉像太乱,让

老侯爷连忙催促,“太医,命危险。”

太医收回,“安平侯急火攻导致。”

老侯爷才算点头,“再劳烦太医随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相关阅读More+

世界调制模

我爱叉姬

全球高考

木苏里

结婚以后

莫衣

谁把谁当真

水千丞

破云

淮上

渣女图鉴

小丫么小刺花
本页面更新于2022-01-27 06:55:02